姜枔

【圈名姜枔】
文画双修。江苏高一,开学长弧。
不喜凹凸,冷圈玩家,暴躁酷哥。
本命苍爹,婉拒雷安。决不互fo。
tx:1335155226

白夜

【陆】

苍云堡,孤立白雪,军旗狂飞。铁壁铜墙,大漠寂寥,千里策马,北风独鸣。

虽说正午,气温不见升高,阳光经过茫茫白雪的反射而过分耀眼,燕晢鸣一行也只能勒缰下马,缓缓踱至军营。恰巧与燕晢鸣住同一间行军帐的人退役回乡,李拭寒姑且被安排在了燕晢鸣的帐内。

胡人要求的十日休战并不是诱敌之术,因此余下的这几天内李拭寒将要学习长枪的基本使用方法,然后随着苍云车夫江芊纤进入天策府。倘若李拭寒领悟得好,燕晢鸣简单地求量多地教,时间也只能勉勉强强混过去。但上战场不是玩笑事,万一简单一教就过,李拭寒的性命就成了大问题了。

显而易见,燕晢鸣宁愿少教一点,也不愿强塞招式,毕竟,欲速则不达。

枪术最基本的招式不过拦、拿、扎,最具内涵的招精髓也就拦、拿、扎,为天策所有枪法基础。倘若练得不错,就像天策府杨宁将军,拦、拿时瞬间发劲能把手腕直到腰身的劲力都迸发,一拦一拿都呼呼生风,枪前段大圈小圈捉摸不定,枪身宛如游龙,灵活异常,对手拿兵器给圈碰着的无不手心巨震生痛,甚至武器脱手而出。扎枪则如箭脱弦,疾走一线,瞬间吞吐,力似奔雷闪电,快捷而迅猛。

之前李拭寒一直没有用过长枪,凭着自己锻炼马术的劲力能稍微提起长枪转动几下,向前突刺时早已没了力气,正面击出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燕晢鸣带着李拭寒的手操练了几下,发现他的领悟能力的确不错,舞枪是有模有样,动作极为干净利索,似乎天生属于天策府。

恰巧有苍云将士路过,和燕晢鸣打个招呼,也不住会称赞几番,问燕晢鸣从哪里招来这么有天赋的徒弟。

人走过后,李拭寒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解释自己以前看到天策府将士们巡街,偷偷研究过他们的动作。

白雪初霁,长枪撕破长空已能发出尖锐的响声,李拭寒额上竟渗了汗珠。单单一个下午,李拭寒的进步挺快,收枪出枪已有闪电之势。燕晢鸣只需简单教些步法,李拭寒多练练臂力基本是没问题了。

暮色将至,天边零零散散铺着淡紫与橙黄的晚霞,风缓了很多,吹在皮肤上是种痒痒的感觉。

“去雁门关看看?”燕晢鸣提议。

“嗯。”

苍云堡距离雁门关不远,燕晢鸣拉着李拭寒用轻功很快就能到。雁门关处于雁门山的脚下,数百座汉墓封土透透迄迄,散落在旷野荒郊之上,孤零零拖着苍青色的长城。所处寂静,唯有大雁飞过的啼鸣。

是这个不算庞大豪华的关口,从汉代伫立到唐代,看似宁静无声,却承载着上万人满腔热血的理想。又如何呢,一切不过过往云烟,物质已经散去了,连精神体都游离不定。不知何年何月,烽火再次点燃这个孤独的关口,坚守在这里的英魂,还剩下几个。

李拭寒不打算把雁门关想得过于沉重,他只是知道关外是腥风血雨,关内是国泰民安。

“会想念吗。那些战友?”李拭寒突然转过了头,短暂地对上燕晢鸣的双眼,又垂下了眸。

“想啊,怎么不想。可是单想着会有什么用呢。关还是要守的,国还是要护的。”

风一直没有停下,吹在李拭寒的眼睛里,有些难受。李拭寒不喜欢干燥的天和过冷的空气,数天前他还不过是一个偶尔起了心意向往军中生活的江南小少爷。

“昨晚的事……真是抱歉。”

燕晢鸣淡淡笑着摆了摆手,对于个人睡觉的癖好他是很理解的,毕竟他睡觉的时候很喜欢揪着枕头。

几天下来,李拭寒的枪法虽然不算炉火纯青,但在天策府里,应该可以算上中等技术了。分别是在江芊纤的马车旁边。毕竟相处了将近十日并防止了自己在公共场合出丑,李拭寒还算相当舍不得这里的。而且李拭寒感觉燕晢鸣不仅在战场上出类拔萃【这是听苍云将士们说的】,在做家务这一方面也是异乎寻常地能干。几天里包下了所有的清洗任务和整理任务,或许在中原那些家庭主妇的眼里这不算什么,但在军营里就完全不一样了。反正,李拭寒是完全做不到的。

燕晢鸣站在距离李拭寒约有五尺的地方,突然意外地不希望他加入天策。如果不是苍云军一直被安禄山陷害,李拭寒或许就,不,一定会留在苍云。可眼下木已成舟,安禄山肆意妄为,他也已教过李拭寒基本枪法,并引荐李拭寒加入天策。让李拭寒再留下或许对他只有害处。

李拭寒上了马,负着包裹,有些臃肿的样子,向着燕晢鸣的方向挥了挥手:“兄长,有缘再见!”

没等燕晢鸣作揖告别,马蹄得得,远去了。留下串串马蹄印,像一串含苞待放的花。


一直没想叔父的名字然后就先写陆了。

粮群里爸爸们日更二k三k我也要努力!

这次更新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QAQ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