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枔

【圈名姜枔】
文画双修。江苏高一,开学长弧。
不喜凹凸,冷圈玩家,暴躁酷哥。
本命苍爹,婉拒雷安。决不互fo。
tx:1335155226

白夜停更。
下一更日期未定,可能年底。

白夜 现代番外

★设定燕晢鸣是研究生,李拭寒是大二新生,在读同一所大学。为了让他们愉快经常住在一起,我缩小了他们的年龄差。七夕得发糖,所以就直接写两个人深入♂了解了。而且我换了文风哟★

说来燕晢鸣和李拭寒认识也有一年了,相识也是因为某次打游戏在附近的人里认识,每次回想来燕晢鸣还是会有种想笑的冲动。当时打moba看李拭寒的段位不高不低卡在白银一,比他高段的不是在游戏就是离线,燕晢鸣便邀请他组队双排。

燕晢鸣的绝地求生里的游戏ID是龙门吃鸡王,而李拭寒ID刚好就是龙门吃鸡小王子,刚刚进房间时还被燕晢鸣微微调侃了一句“我是鸡王,你是王子,那我可不是你爸爸了?”要不是燕晢鸣声音的确好听,是戳着李拭寒心那种凉凉苏苏的嗓音,李拭寒肯定顺着网线一拳头把燕晢鸣打飞了。

当初燕晢鸣也没想到李拭寒是躺鸡躺倒白银一的,反正燕晢鸣对队友也没啥要求,他反正每次都是自己单排到无聊了找个队友唠嗑一把。

然后李拭寒创了一个记录。

连燕晢鸣铁哥们薛冉都不相信,燕晢鸣居然能和一个人组队双排打游戏整整一年!而且几乎是每一天!他和燕晢鸣从小到大,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同学都没有过!不公平啊!

但就算互相熟悉了一年,李拭寒也搬到燕晢鸣宿舍来住了,李拭寒枪战游戏的水平……没有丝毫变化。

近日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课程,燕晢鸣和李拭寒干脆待在宿舍里通宵了,偶尔与外界沟通还是薛冉带着几份外卖进来唠嗑几声。所幸两人身体素质不错,成天窝在宿舍里也没闹出什么病来。

白天是照样补觉的,基本到了晚上十点十一点,两人就开始活跃起来了。燕晢鸣半卧在自己床上,——他在两个上下铺床中间支了个不算小的床——旁边李拭寒干脆蜷缩在他的腹部,因为夏天,燕晢鸣怕两人着凉也没把空调打太低,所以两人都很随性的光着膀子。彼此心照不宣着,男人之间,坦诚相待。

照样的双人组队,刚进游戏后李拭寒一如既往以最快的手速跳伞跟随。然后意识到,这次是李拭寒房主,他完美选择了四排,并且自动匹配队友。

“……抱歉抱歉我的锅我的锅。”

“没事。”燕晢鸣撸了一把李拭寒的头发,半撑起身子把头埋在李拭寒肩处狠狠吸了一口,顺便还给另外两个人发送了跟随跳伞申请,“你还担心我带不动?”

李拭寒狠狠推了一把燕晢鸣的脸,有些嗔怪:“好好看看往哪儿跳去!”

燕李两人分别是一号和二号,另外两位为三号四号,看标注的性别是男孩子,用的欧美女性,估计是妖号,比如燕晢鸣虽然标着男性却用着一个亚洲女性的模。这个游戏,妖号太多,不值得相信。李拭寒本来也看着燕晢鸣的妖号很不顺眼,但在他啰啰嗦嗦埋怨了一年之后,自己也换了妖号。

那就成吧,燕晢鸣往p城方向跳了。

然后就有不知道三号还是四号说p城人多很担心之类的话,李拭寒冷哼一声,“还有不相信你技术的?”

“……”

别,你点的自动匹配,他们当然不认识我。燕晢鸣心想。这时四号脱离了跟随,血条猛地下滑,估计是要落地成盒了。四号叽叽咕咕方言说想要一个人来救她,三号也叽叽咕咕方言说了一大通,于是大家发现,这队里,都不是正常人。而且三号四号都是女的。

燕晢鸣将三人稳稳停在屋顶上,让李拭寒和三号下去搜东西,自己去另一栋楼房里随意捡了一把uzi把李拭寒所在的房子周围的人给清了一遍。这种在p城几乎平均两三个房子里有一把的冲锋枪,在前期刚枪比铺天盖地的霰弹不知好用多少。不过到决赛圈,没把狙燕晢鸣就只能靠苟了。

“要akm吗?”燕晢鸣向着李拭寒只拿着一把小手枪的屏幕看了一眼。

“要,坐标?”是三号女孩子挺清澄明亮的声音。

“……我说二号。”

李拭寒有些不满地咂了咂嘴,侧身一撇燕晢鸣手机上的坐标就跑了过去,留三号一个人一脸不知所以。李拭寒到了燕晢鸣旁边团团转了一会儿捡到了akm,再把房子里有些价值的东西东舔舔西舔舔,正准备出去,小地图上标注了脚步和枪声。

“你俩待屋子里,我把他们干掉。”燕晢鸣出了屋,李拭寒假装能帮到忙地蹲在二楼小阳台,试图能帮燕晢鸣打到一点伤害。然而并没有。他被对面一个窗台的朋友扔了一个破片手榴弹然后就地枪决。李拭寒那叫一个不甘心。

“救我救我救我!西北方向那栋红楼!我要死了!”

燕晢鸣本来也想上去救李拭寒,可是在他把外面的敌方清理完后,李拭寒的血条已经撑不住让他赶到楼上了。

19754197 使用scar步枪击败 龙门吃鸡小王子

燕晢鸣干脆到对面的楼上,看到人就是一顿猛轰,然后抬起头对正在观战的李拭寒笑得一脸得意:“看,给你报仇了。”

李拭寒狠狠按下了那人的头:“你注意点注意点!杀个人把你得瑟成什么样儿。”可李拭寒心理毕竟还是欢喜的,怎么说看着燕晢鸣带着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还是女的,李拭寒心理说什么怎么也有点过不去。于是他就干脆呲溜一下窜燕晢鸣怀里了,还趁机在燕晢鸣腰上轻轻掐了一把,吓得正在刚枪的燕晢鸣倒吸了一口凉气,手一抖差点被重伤。

“好好儿打好好儿打,说好的带兄弟上分呢?!”

“你坐好。你手机不是还能观战吗,先用自己的手机,你这样我看不清屏幕呀。”

“你你你你都和那个女的说那么多话了我趴你身上趴一会儿还不行?”李拭寒一转身,压在了燕晢鸣身上,又吓得燕晢鸣一阵手抖。

少年的身体还是软绵绵的,头搁在少年肩上便有一种向脖颈深处狠狠地吸一口的欲望。燕晢鸣半坐在床上,几乎是搂着少年的腰身。

三号女孩浑然不知,找了一辆车子胡乱来接燕晢鸣。

“你让我驾驶。”

于是燕晢鸣半搂着李拭寒,一边努力把车开得更稳些。

“唉,一号你真的是男孩子?!我可以加你好友吗?”

“不可以!”李拭寒抢过了燕晢鸣的麦,甚至夺过了燕晢鸣的手机,在一个小房间里拼命扔雷自残了。

“干嘛,”燕晢鸣丢下刚刚被李拭寒丢下来的手机,轻轻把人侧搂在身旁,“今天不想躺鸡?”

“我!吃醋!你竟然这么温柔对一个女孩子说话!”李拭寒说着,重新翻身爬到了燕晢鸣身上佯作生气。

“那我们的李拭寒要怎么才能冲淡醋味呢?”

燕晢鸣手指勾上李拭寒的手腕,另一只手撑起上半身,勾住李拭寒手腕的手向着自己身边轻轻一拉,那人儿就重心不稳险些倒下,却是稳稳地埋在燕晢鸣的胸膛里。燕晢鸣托起少年白皙的脸庞,果断凑上前,开始断断续续吻了起来。

在这一方面,燕晢鸣的天赋甚至比不上李拭寒枪战游戏的水平。

他还不愿因此停下。甚至想要触碰李拭寒湿漉漉的唇尖,想要夺取眼前之人的一切。但他也不愿太过冲动,夜还很漫长,就像两人还没看到尽头的人生路。

“拭寒啊,现在是晚上了啊。”



嘿嘿嘿,这个灵感是吃鸡时出现的。要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小哥哥声音特苏我也没这想法……!之前确实是我和他一直双排结果一不小心匹配队友到四排emmm结果我一直道歉他开始安慰我emmm七夕快乐!暑假最后一更拉!下次寒假。

白夜 【捌】

【捌】

时光已从早春渡至了暮春。再过上两三天,藏剑山庄的名剑大会就要开始了。各大门派都有派自己门中较为厉害的弟子前去比拼,当然也会有刚刚入门的弟子同去观战,获得更进一步的指导。

苍云与天策虽然属于军队,但由于都是拥有江湖名声的门派体,且属于十三大门派之二,自然也会收到藏剑山庄的请帖。虽安禄山得宠,天下不算太平,但今年的十份请帖依旧经过藏剑山庄的层层护送,及时送到了长孙忘情的手中。据说,今年的请帖已被江湖客商卖上了二万两黄金的高价。

当初藏剑山庄刚刚建立时,名剑大会还是十年举办一次。而今,随着各路江湖势力层出,江湖大侠实力提升不少,叶氏最终决定将名剑大会缩减至五年一次。

五年前,燕晢鸣加入苍云刚刚三年,作为一名观战弟子同去,在师兄受伤时代替师兄参加名剑大会的竞争,成绩也算不错,从此以苍云武学少年被长孙忘情赏识,再经过五年的历练,燕晢鸣已是一名可以在战场上驰骋的将军了。

由于当年的一战成名,这次的名剑大会请帖当然有燕晢鸣的份。与他同去的,还有薛冉,吴敛光,将士风季苍,女将棠乾以及五位刚刚入门却展现不错天赋的少年。棠乾原本属江南唐氏,贩过私盐,只是避讳而把唐改成了棠。棠乾的身手,却是在苍云女将中很不错的,若不是比长孙忘情、燕忆眉年轻几岁,功夫必不在她们两位之下。况且她长相也挺清秀,带着一点江南地方的水韵儿,军中追求过她的人也不少,只可惜都被回绝了。

一早几人就向藏剑山庄赶去了。苍云堡在目前江湖十三门派中算是距离藏剑山庄很远的了,提前赶路倒是很必要的事。又由于路途长,人员需要保存体力,减少使用轻功,只能乘马车前去。护送请帖也很重要,为了防止身着玄甲被看出前去江南西湖的目的,他们只能乔装打扮装作普通客商,一路白日疾行、夜间休息借过往人群掩护,却不得不往人流较少的地方加紧时间。已近立夏,名剑大会芒种就要开始,他们赶路的时间毕竟不多。

“棠乾,小棠?”燕晢鸣有点不知道如何称呼,“你是江南人?”

“啊,以前是。”一直望着窗外发呆的棠乾回过了神,“燕兄有问题?”

“打听一个人,李拭寒。”

本身以为燕晢鸣会在百般聊赖的遥远路途上讲些段子解聊的棠乾听到燕晢鸣问话的缘由后,顿时失去了兴趣,但出于礼貌和燕晢鸣在军中不可动摇的亲和力,不回答问题必定会有人不满,何况这里还有一个和燕晢鸣走得很近,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一直不说话的话痨薛冉,棠乾也不想一句话引出薛冉喋喋不休的垃圾话,就只能简单做了回答。

“李拭寒吗。江南李氏之子,父亲是当朝三品文官,最近好像被套了不知名的罪名冤死了。不是很熟,见过一次。”

“是个少年吧,多大了?”

“今年过完生辰就十六了。”

“他……什么时候过生辰?”燕晢鸣突然又问了一句,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立秋后一天。”

燕晢鸣点了点头,用指肚摩挲着请帖。请帖上面有密密匝匝的花纹,什么藏剑家徽,西湖景致之类的,中间似乎还请了书法家写了大大的请帖二字。所以燕晢鸣摩挲请帖的声音很容易听见,一~下一下,在算是安静的车厢里显得很有节奏。

薛冉还是有点不耐烦的,他之前一直斜枕着包裹小睡。

“老燕!你别摩了!让我安安静静睡一会儿吧!”

燕晢鸣点了点头,重新将请帖贴身收好,本决定和薛冉一样斜枕着包裹睡一会儿,半卧下来却发现自己心理乱的睡不着。他睡眠浅,马车又颠簸,心中还想着要不要给李拭寒捎点礼物的事情。【燕晢鸣一直很关注别人的生辰,就算他送不上礼物,祝福也是肯定要到位的。】他揉了揉鼻子看向旁边的薛冉,却见他换了个可能更舒服姿势,看样子又睡着了。转过头面对车夫,却一不小心看到棠乾的目光,自己微微战栗了一下,把头埋到包裹里面所幸闭目凝神。所幸马车挺大,而且一车就三个人,这车只有燕晢鸣,薛冉和棠乾,不然这两人一躺,棠乾还能有多大位置。

也不得不说,燕晢鸣今年也二十又四了,比起很多人来说已经在第一房的适婚期末了,对自己婚事却一直不闻不问,旁边的将士也曾经给他推荐过很多蛮不错的姑娘,可他全以国事为重,家事放后的理由推辞了。

军里仰慕燕晢鸣的当然也不少,这种长相身材都很不错,功夫高超,而且军中又声望大的人,免不了有一群追随者。但他几乎不往女卫营去,与女将接触也很少,慢慢地竟然传出了燕晢鸣不举的诡异理论。不管怎么说,燕晢鸣再军中混了这么多年,也是个将军了,威信还是有的,这种不正当言论没传多久就被压了下去。军中几个知道这种言论的私下里毕竟还是会好奇,比如薛冉,这种问题他没少问,甚至想让燕晢鸣亲自证明,结果可想而知,那一年薛冉腿骨折了,据他自己说,是骑马摔下来的。

突然,马车猛地停了下来,燕晢鸣差一点全身栽在一堆行李当中。本以为是经过重城,以为只要短暂与守卫交涉便可,没想到很长一段时间马车都没什么动静,外面还有人嚷嚷着说要检查货物的声音,三人意识到不对,匆匆忙忙单提了把陌刀边跳下了车。

车夫见到他们下来才勉强松了口气:“这几位说是官府里的大人,要来检查货物才肯通行。”

“怎么,现在天策府成什么样子了,要这种东西查货?”清脆的,是棠乾是声音。

来者共有五位,红色袍子,不算宽松,腰间都配剑,为首一位还配一只小香囊,不知身份,但估计不会有官府里的人到这里闹事查货,还不穿官服。三人一看就知道,这五位不是闲在家里没事干就是某个寨子里混得比较好的强盗,目的估计就在他们贴身藏着的请帖上了。

“我们官府行事查货,拒查就是你们的事了,打得过我再说!”为首的那位贼头蹙眉嚷嚷,早已抽出了佩剑准备上前。

薛冉眉头轻挑,恨不得对他做个鬼脸大声鄙夷。“嗤——要打打呀,谁怕谁!我一个就能打你们五个!”

还没等薛冉一激动冲上前去,燕晢鸣就反扣住了薛冉的手腕:“对方人多,不知深浅,小心行事。”

却自己冲上前去,提着陌刀就是一斩过去。对方反应并不慢,却也是仅仅躲过去而已,本想在燕晢鸣收招时抢下空隙反击,却不料在战场上争分夺秒多年的燕晢鸣绝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对方还未起身——甚至才刚刚躲过,燕晢鸣的第二刀已经送到,中间的衔接当然也有,技术高一点的人躲避时侧身一个翻滚,就可以躲过两刀的伤害。这是燕晢鸣故意留下的一点时间,如果他使出全力,只恐怕连翻滚的时间都没有。毕竟自己对于这五人完全不了解,试探是必须。

旁边四人见到自己老大遇害,自然想过去营救,而棠薛两位也不是只会看着燕晢鸣一挑五【虽然他们很想这么做】吃干饭的人,早已架着陌刀挡在了四个小贼跟前。毕竟是苍云选出来的能将,一人对付两个,显然绰绰有余。

燕晢鸣旁边的头儿打得十分被动,几乎是燕晢鸣来一招他躲一招,和燕晢鸣一直保持着很近的距离。陌刀很重,就算对于燕晢鸣来说拿着不算吃力,但速度上毕竟会有一定折扣。几次下来,对方也不见得躲远,几次从燕晢鸣身边擦过。

“咿呀——这是你的东西吗?看起来不错呀,给小爷我玩玩。”

对方贼头挥舞着一个单薄的纸片,上面赫然“请帖”两个大字,正是燕晢鸣之前贴身藏着的那件!他是怎么拿到的!莫非就是在逃避攻击的时候从燕晢鸣身上蹭的那几下,从燕晢鸣身上摸出来的!

该死,忘了这茬儿!

换做平时,燕晢鸣肯定直接一块盾飞过去击晕对方,可刚刚匆匆忙忙,仅仅带了一把陌刀,盾就放车上了。燕晢鸣不愿多想,请帖要紧!他缓慢停下了急促的脚步,运气凝神,陌刀提起至比肩高,转瞬瞄准投掷,于是刹那间,陌刀划破青空发出锐利响声,投掷前注入的内力使其以高速向贼头飞去。燕晢鸣随刀尾随,赶至时,陌刀已经将贼头牢牢钉在了地上。

燕晢鸣夺取他手上的请帖,感到有些不对,便仔细核查了贼头身上所有的物什。果然,手上的那张是赝品,真正的,还被她揣在怀里捂的挺暖和。

这边算是清理完了,回头望去,两人已解决完朝着这边看呢。这两人,除了在战场,反正是不会给自己帮忙的,燕晢鸣心想。

总算是继续上路了,他们也想着去酒馆休息片刻。

进城,先挑一个酒旗招展的地儿,进去筛个十海碗酒,切个两斤牛养肉,点几个下酒好菜放开肚子吃了,一路奔波,驾车不驾车的都会累。

酒正酣,门外已马蹄得得由远而近,未见其人,倒先听见一雄厚的声音唤些酒菜,掀开门帘,白铁铠甲,鲜红内袍,单提一杆长枪,倒是不怕被别人认出来。

“杨慎尤?杨兄!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杨慎尤,当初识得并引荐燕晢鸣的天策将士。

“晢鸣!许久不见!参加名剑大会是吗,我听说你现在很厉害呀。”

“杨兄过奖。”

短暂寒暄,杨慎尤与燕晢鸣三人拼了一桌,互相介绍了一下。天策府今年也是十张请帖,参战五人,观战五人。来了一个杨慎尤,其他的将士也慢慢向酒馆来了。吃惊的不仅仅是遇上故人杨慎尤,第八个进来的天策将士,是那个别了不久熟悉的面孔。

李拭寒!

姜姜有话说:有史以来第一次破3k,白夜字也快有w3了,这两天加紧时间更新,这周六军训,再更新就只能等寒假了。感谢 @木锦锦锦 一直鼓励和 @啡延默笙。 的帮助,以及不混lofter的三水的夺命连环催。

白夜

【陆】

苍云堡,孤立白雪,军旗狂飞。铁壁铜墙,大漠寂寥,千里策马,北风独鸣。

虽说正午,气温不见升高,阳光经过茫茫白雪的反射而过分耀眼,燕晢鸣一行也只能勒缰下马,缓缓踱至军营。恰巧与燕晢鸣住同一间行军帐的人退役回乡,李拭寒姑且被安排在了燕晢鸣的帐内。

胡人要求的十日休战并不是诱敌之术,因此余下的这几天内李拭寒将要学习长枪的基本使用方法,然后随着苍云车夫江芊纤进入天策府。倘若李拭寒领悟得好,燕晢鸣简单地求量多地教,时间也只能勉勉强强混过去。但上战场不是玩笑事,万一简单一教就过,李拭寒的性命就成了大问题了。

显而易见,燕晢鸣宁愿少教一点,也不愿强塞招式,毕竟,欲速则不达。

枪术最基本的招式不过拦、拿、扎,最具内涵的招精髓也就拦、拿、扎,为天策所有枪法基础。倘若练得不错,就像天策府杨宁将军,拦、拿时瞬间发劲能把手腕直到腰身的劲力都迸发,一拦一拿都呼呼生风,枪前段大圈小圈捉摸不定,枪身宛如游龙,灵活异常,对手拿兵器给圈碰着的无不手心巨震生痛,甚至武器脱手而出。扎枪则如箭脱弦,疾走一线,瞬间吞吐,力似奔雷闪电,快捷而迅猛。

之前李拭寒一直没有用过长枪,凭着自己锻炼马术的劲力能稍微提起长枪转动几下,向前突刺时早已没了力气,正面击出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燕晢鸣带着李拭寒的手操练了几下,发现他的领悟能力的确不错,舞枪是有模有样,动作极为干净利索,似乎天生属于天策府。

恰巧有苍云将士路过,和燕晢鸣打个招呼,也不住会称赞几番,问燕晢鸣从哪里招来这么有天赋的徒弟。

人走过后,李拭寒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解释自己以前看到天策府将士们巡街,偷偷研究过他们的动作。

白雪初霁,长枪撕破长空已能发出尖锐的响声,李拭寒额上竟渗了汗珠。单单一个下午,李拭寒的进步挺快,收枪出枪已有闪电之势。燕晢鸣只需简单教些步法,李拭寒多练练臂力基本是没问题了。

暮色将至,天边零零散散铺着淡紫与橙黄的晚霞,风缓了很多,吹在皮肤上是种痒痒的感觉。

“去雁门关看看?”燕晢鸣提议。

“嗯。”

苍云堡距离雁门关不远,燕晢鸣拉着李拭寒用轻功很快就能到。雁门关处于雁门山的脚下,数百座汉墓封土透透迄迄,散落在旷野荒郊之上,孤零零拖着苍青色的长城。所处寂静,唯有大雁飞过的啼鸣。

是这个不算庞大豪华的关口,从汉代伫立到唐代,看似宁静无声,却承载着上万人满腔热血的理想。又如何呢,一切不过过往云烟,物质已经散去了,连精神体都游离不定。不知何年何月,烽火再次点燃这个孤独的关口,坚守在这里的英魂,还剩下几个。

李拭寒不打算把雁门关想得过于沉重,他只是知道关外是腥风血雨,关内是国泰民安。

“会想念吗。那些战友?”李拭寒突然转过了头,短暂地对上燕晢鸣的双眼,又垂下了眸。

“想啊,怎么不想。可是单想着会有什么用呢。关还是要守的,国还是要护的。”

风一直没有停下,吹在李拭寒的眼睛里,有些难受。李拭寒不喜欢干燥的天和过冷的空气,数天前他还不过是一个偶尔起了心意向往军中生活的江南小少爷。

“昨晚的事……真是抱歉。”

燕晢鸣淡淡笑着摆了摆手,对于个人睡觉的癖好他是很理解的,毕竟他睡觉的时候很喜欢揪着枕头。

几天下来,李拭寒的枪法虽然不算炉火纯青,但在天策府里,应该可以算上中等技术了。分别是在江芊纤的马车旁边。毕竟相处了将近十日并防止了自己在公共场合出丑,李拭寒还算相当舍不得这里的。而且李拭寒感觉燕晢鸣不仅在战场上出类拔萃【这是听苍云将士们说的】,在做家务这一方面也是异乎寻常地能干。几天里包下了所有的清洗任务和整理任务,或许在中原那些家庭主妇的眼里这不算什么,但在军营里就完全不一样了。反正,李拭寒是完全做不到的。

燕晢鸣站在距离李拭寒约有五尺的地方,突然意外地不希望他加入天策。如果不是苍云军一直被安禄山陷害,李拭寒或许就,不,一定会留在苍云。可眼下木已成舟,安禄山肆意妄为,他也已教过李拭寒基本枪法,并引荐李拭寒加入天策。让李拭寒再留下或许对他只有害处。

李拭寒上了马,负着包裹,有些臃肿的样子,向着燕晢鸣的方向挥了挥手:“兄长,有缘再见!”

没等燕晢鸣作揖告别,马蹄得得,远去了。留下串串马蹄印,像一串含苞待放的花。


一直没想叔父的名字然后就先写陆了。

粮群里爸爸们日更二k三k我也要努力!

这次更新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QAQ

摸个药草。醒醒你是文手!
关于白夜。我想烂尾。

跟风改个卡路里

PVP
每天起床第一句

打开剑三PVP

每次耽搁一分钟

都要说声对不起

苍爹苍爹看看我

我的风车在哪里

暴击 我要暴击

我要变成脆皮鸡!

Pose pose

我要变成脆皮鸡!

Pose pose

为了变成脆皮鸡

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打赢臭冰心

风车从来没转停

天生富贵难自弃

可惜装分我那么低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变成脆皮鸡

Wow

JJCJJCJC

PVPPVPPP

JJCJJCJC

PVPPVPPP

PVP我的天敌!

打倒对面臭冰心!

拜拜 PVE

亲友情缘沈剑心

鲸鱼田螺和剑气

滚开滚开别客气

拜拜 阴阳师

王者荣耀和吃鸡

惊悚第五刷抖音

别再熬夜伤身体

来来 PVP

开完风车被盾立

难逃东都哈士奇

逍遥自在混浩气

来来 深呼吸

跑商劫镖刷玄晶

跑完茶馆去赚金

不达目的不放弃!

今天是不是很早!
所以答应的小甜饼还没怎么出现吗smk
不过快了。这才第一次会很拘束的!
两人感情是慢热型肉饼出现不会很早。休战结束李拭寒就会去天策府的。两人要分开了所以珍惜现在!

昨天没更15551。
我会争取日更的,请督促我x。
意见尽管提,我要开始发小甜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