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枔

【圈名姜枔】
文画双修。江苏高一,开学长弧。
不喜凹凸,冷圈玩家,暴躁酷哥。
本命苍爹,婉拒雷安。决不互fo。
tx:1335155226

白夜 现代番外

★设定燕晢鸣是研究生,李拭寒是大二新生,在读同一所大学。为了让他们愉快经常住在一起,我缩小了他们的年龄差。七夕得发糖,所以就直接写两个人深入♂了解了。而且我换了文风哟★

说来燕晢鸣和李拭寒认识也有一年了,相识也是因为某次打游戏在附近的人里认识,每次回想来燕晢鸣还是会有种想笑的冲动。当时打moba看李拭寒的段位不高不低卡在白银一,比他高段的不是在游戏就是离线,燕晢鸣便邀请他组队双排。

燕晢鸣的绝地求生里的游戏ID是龙门吃鸡王,而李拭寒ID刚好就是龙门吃鸡小王子,刚刚进房间时还被燕晢鸣微微调侃了一句“我是鸡王,你是王子,那我可不是你爸爸了?”要不是燕晢鸣声音的确好听,是戳着李拭寒心那种凉凉苏苏的嗓音,李拭寒肯定顺着网线一拳头把燕晢鸣打飞了。

当初燕晢鸣也没想到李拭寒是躺鸡躺倒白银一的,反正燕晢鸣对队友也没啥要求,他反正每次都是自己单排到无聊了找个队友唠嗑一把。

然后李拭寒创了一个记录。

连燕晢鸣铁哥们薛冉都不相信,燕晢鸣居然能和一个人组队双排打游戏整整一年!而且几乎是每一天!他和燕晢鸣从小到大,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同学都没有过!不公平啊!

但就算互相熟悉了一年,李拭寒也搬到燕晢鸣宿舍来住了,李拭寒枪战游戏的水平……没有丝毫变化。

近日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课程,燕晢鸣和李拭寒干脆待在宿舍里通宵了,偶尔与外界沟通还是薛冉带着几份外卖进来唠嗑几声。所幸两人身体素质不错,成天窝在宿舍里也没闹出什么病来。

白天是照样补觉的,基本到了晚上十点十一点,两人就开始活跃起来了。燕晢鸣半卧在自己床上,——他在两个上下铺床中间支了个不算小的床——旁边李拭寒干脆蜷缩在他的腹部,因为夏天,燕晢鸣怕两人着凉也没把空调打太低,所以两人都很随性的光着膀子。彼此心照不宣着,男人之间,坦诚相待。

照样的双人组队,刚进游戏后李拭寒一如既往以最快的手速跳伞跟随。然后意识到,这次是李拭寒房主,他完美选择了四排,并且自动匹配队友。

“……抱歉抱歉我的锅我的锅。”

“没事。”燕晢鸣撸了一把李拭寒的头发,半撑起身子把头埋在李拭寒肩处狠狠吸了一口,顺便还给另外两个人发送了跟随跳伞申请,“你还担心我带不动?”

李拭寒狠狠推了一把燕晢鸣的脸,有些嗔怪:“好好看看往哪儿跳去!”

燕李两人分别是一号和二号,另外两位为三号四号,看标注的性别是男孩子,用的欧美女性,估计是妖号,比如燕晢鸣虽然标着男性却用着一个亚洲女性的模。这个游戏,妖号太多,不值得相信。李拭寒本来也看着燕晢鸣的妖号很不顺眼,但在他啰啰嗦嗦埋怨了一年之后,自己也换了妖号。

那就成吧,燕晢鸣往p城方向跳了。

然后就有不知道三号还是四号说p城人多很担心之类的话,李拭寒冷哼一声,“还有不相信你技术的?”

“……”

别,你点的自动匹配,他们当然不认识我。燕晢鸣心想。这时四号脱离了跟随,血条猛地下滑,估计是要落地成盒了。四号叽叽咕咕方言说想要一个人来救她,三号也叽叽咕咕方言说了一大通,于是大家发现,这队里,都不是正常人。而且三号四号都是女的。

燕晢鸣将三人稳稳停在屋顶上,让李拭寒和三号下去搜东西,自己去另一栋楼房里随意捡了一把uzi把李拭寒所在的房子周围的人给清了一遍。这种在p城几乎平均两三个房子里有一把的冲锋枪,在前期刚枪比铺天盖地的霰弹不知好用多少。不过到决赛圈,没把狙燕晢鸣就只能靠苟了。

“要akm吗?”燕晢鸣向着李拭寒只拿着一把小手枪的屏幕看了一眼。

“要,坐标?”是三号女孩子挺清澄明亮的声音。

“……我说二号。”

李拭寒有些不满地咂了咂嘴,侧身一撇燕晢鸣手机上的坐标就跑了过去,留三号一个人一脸不知所以。李拭寒到了燕晢鸣旁边团团转了一会儿捡到了akm,再把房子里有些价值的东西东舔舔西舔舔,正准备出去,小地图上标注了脚步和枪声。

“你俩待屋子里,我把他们干掉。”燕晢鸣出了屋,李拭寒假装能帮到忙地蹲在二楼小阳台,试图能帮燕晢鸣打到一点伤害。然而并没有。他被对面一个窗台的朋友扔了一个破片手榴弹然后就地枪决。李拭寒那叫一个不甘心。

“救我救我救我!西北方向那栋红楼!我要死了!”

燕晢鸣本来也想上去救李拭寒,可是在他把外面的敌方清理完后,李拭寒的血条已经撑不住让他赶到楼上了。

19754197 使用scar步枪击败 龙门吃鸡小王子

燕晢鸣干脆到对面的楼上,看到人就是一顿猛轰,然后抬起头对正在观战的李拭寒笑得一脸得意:“看,给你报仇了。”

李拭寒狠狠按下了那人的头:“你注意点注意点!杀个人把你得瑟成什么样儿。”可李拭寒心理毕竟还是欢喜的,怎么说看着燕晢鸣带着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还是女的,李拭寒心理说什么怎么也有点过不去。于是他就干脆呲溜一下窜燕晢鸣怀里了,还趁机在燕晢鸣腰上轻轻掐了一把,吓得正在刚枪的燕晢鸣倒吸了一口凉气,手一抖差点被重伤。

“好好儿打好好儿打,说好的带兄弟上分呢?!”

“你坐好。你手机不是还能观战吗,先用自己的手机,你这样我看不清屏幕呀。”

“你你你你都和那个女的说那么多话了我趴你身上趴一会儿还不行?”李拭寒一转身,压在了燕晢鸣身上,又吓得燕晢鸣一阵手抖。

少年的身体还是软绵绵的,头搁在少年肩上便有一种向脖颈深处狠狠地吸一口的欲望。燕晢鸣半坐在床上,几乎是搂着少年的腰身。

三号女孩浑然不知,找了一辆车子胡乱来接燕晢鸣。

“你让我驾驶。”

于是燕晢鸣半搂着李拭寒,一边努力把车开得更稳些。

“唉,一号你真的是男孩子?!我可以加你好友吗?”

“不可以!”李拭寒抢过了燕晢鸣的麦,甚至夺过了燕晢鸣的手机,在一个小房间里拼命扔雷自残了。

“干嘛,”燕晢鸣丢下刚刚被李拭寒丢下来的手机,轻轻把人侧搂在身旁,“今天不想躺鸡?”

“我!吃醋!你竟然这么温柔对一个女孩子说话!”李拭寒说着,重新翻身爬到了燕晢鸣身上佯作生气。

“那我们的李拭寒要怎么才能冲淡醋味呢?”

燕晢鸣手指勾上李拭寒的手腕,另一只手撑起上半身,勾住李拭寒手腕的手向着自己身边轻轻一拉,那人儿就重心不稳险些倒下,却是稳稳地埋在燕晢鸣的胸膛里。燕晢鸣托起少年白皙的脸庞,果断凑上前,开始断断续续吻了起来。

在这一方面,燕晢鸣的天赋甚至比不上李拭寒枪战游戏的水平。

他还不愿因此停下。甚至想要触碰李拭寒湿漉漉的唇尖,想要夺取眼前之人的一切。但他也不愿太过冲动,夜还很漫长,就像两人还没看到尽头的人生路。

“拭寒啊,现在是晚上了啊。”



嘿嘿嘿,这个灵感是吃鸡时出现的。要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小哥哥声音特苏我也没这想法……!之前确实是我和他一直双排结果一不小心匹配队友到四排emmm结果我一直道歉他开始安慰我emmm七夕快乐!暑假最后一更拉!下次寒假。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