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枔

【圈名姜枔】
文画双修。江苏高一,开学长弧。
不喜凹凸,冷圈玩家,暴躁酷哥。
本命苍爹,婉拒雷安。决不互fo。
tx:1335155226

白夜 【捌】

【捌】

时光已从早春渡至了暮春。再过上两三天,藏剑山庄的名剑大会就要开始了。各大门派都有派自己门中较为厉害的弟子前去比拼,当然也会有刚刚入门的弟子同去观战,获得更进一步的指导。

苍云与天策虽然属于军队,但由于都是拥有江湖名声的门派体,且属于十三大门派之二,自然也会收到藏剑山庄的请帖。虽安禄山得宠,天下不算太平,但今年的十份请帖依旧经过藏剑山庄的层层护送,及时送到了长孙忘情的手中。据说,今年的请帖已被江湖客商卖上了二万两黄金的高价。

当初藏剑山庄刚刚建立时,名剑大会还是十年举办一次。而今,随着各路江湖势力层出,江湖大侠实力提升不少,叶氏最终决定将名剑大会缩减至五年一次。

五年前,燕晢鸣加入苍云刚刚三年,作为一名观战弟子同去,在师兄受伤时代替师兄参加名剑大会的竞争,成绩也算不错,从此以苍云武学少年被长孙忘情赏识,再经过五年的历练,燕晢鸣已是一名可以在战场上驰骋的将军了。

由于当年的一战成名,这次的名剑大会请帖当然有燕晢鸣的份。与他同去的,还有薛冉,吴敛光,将士风季苍,女将棠乾以及五位刚刚入门却展现不错天赋的少年。棠乾原本属江南唐氏,贩过私盐,只是避讳而把唐改成了棠。棠乾的身手,却是在苍云女将中很不错的,若不是比长孙忘情、燕忆眉年轻几岁,功夫必不在她们两位之下。况且她长相也挺清秀,带着一点江南地方的水韵儿,军中追求过她的人也不少,只可惜都被回绝了。

一早几人就向藏剑山庄赶去了。苍云堡在目前江湖十三门派中算是距离藏剑山庄很远的了,提前赶路倒是很必要的事。又由于路途长,人员需要保存体力,减少使用轻功,只能乘马车前去。护送请帖也很重要,为了防止身着玄甲被看出前去江南西湖的目的,他们只能乔装打扮装作普通客商,一路白日疾行、夜间休息借过往人群掩护,却不得不往人流较少的地方加紧时间。已近立夏,名剑大会芒种就要开始,他们赶路的时间毕竟不多。

“棠乾,小棠?”燕晢鸣有点不知道如何称呼,“你是江南人?”

“啊,以前是。”一直望着窗外发呆的棠乾回过了神,“燕兄有问题?”

“打听一个人,李拭寒。”

本身以为燕晢鸣会在百般聊赖的遥远路途上讲些段子解聊的棠乾听到燕晢鸣问话的缘由后,顿时失去了兴趣,但出于礼貌和燕晢鸣在军中不可动摇的亲和力,不回答问题必定会有人不满,何况这里还有一个和燕晢鸣走得很近,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一直不说话的话痨薛冉,棠乾也不想一句话引出薛冉喋喋不休的垃圾话,就只能简单做了回答。

“李拭寒吗。江南李氏之子,父亲是当朝三品文官,最近好像被套了不知名的罪名冤死了。不是很熟,见过一次。”

“是个少年吧,多大了?”

“今年过完生辰就十六了。”

“他……什么时候过生辰?”燕晢鸣突然又问了一句,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立秋后一天。”

燕晢鸣点了点头,用指肚摩挲着请帖。请帖上面有密密匝匝的花纹,什么藏剑家徽,西湖景致之类的,中间似乎还请了书法家写了大大的请帖二字。所以燕晢鸣摩挲请帖的声音很容易听见,一~下一下,在算是安静的车厢里显得很有节奏。

薛冉还是有点不耐烦的,他之前一直斜枕着包裹小睡。

“老燕!你别摩了!让我安安静静睡一会儿吧!”

燕晢鸣点了点头,重新将请帖贴身收好,本决定和薛冉一样斜枕着包裹睡一会儿,半卧下来却发现自己心理乱的睡不着。他睡眠浅,马车又颠簸,心中还想着要不要给李拭寒捎点礼物的事情。【燕晢鸣一直很关注别人的生辰,就算他送不上礼物,祝福也是肯定要到位的。】他揉了揉鼻子看向旁边的薛冉,却见他换了个可能更舒服姿势,看样子又睡着了。转过头面对车夫,却一不小心看到棠乾的目光,自己微微战栗了一下,把头埋到包裹里面所幸闭目凝神。所幸马车挺大,而且一车就三个人,这车只有燕晢鸣,薛冉和棠乾,不然这两人一躺,棠乾还能有多大位置。

也不得不说,燕晢鸣今年也二十又四了,比起很多人来说已经在第一房的适婚期末了,对自己婚事却一直不闻不问,旁边的将士也曾经给他推荐过很多蛮不错的姑娘,可他全以国事为重,家事放后的理由推辞了。

军里仰慕燕晢鸣的当然也不少,这种长相身材都很不错,功夫高超,而且军中又声望大的人,免不了有一群追随者。但他几乎不往女卫营去,与女将接触也很少,慢慢地竟然传出了燕晢鸣不举的诡异理论。不管怎么说,燕晢鸣再军中混了这么多年,也是个将军了,威信还是有的,这种不正当言论没传多久就被压了下去。军中几个知道这种言论的私下里毕竟还是会好奇,比如薛冉,这种问题他没少问,甚至想让燕晢鸣亲自证明,结果可想而知,那一年薛冉腿骨折了,据他自己说,是骑马摔下来的。

突然,马车猛地停了下来,燕晢鸣差一点全身栽在一堆行李当中。本以为是经过重城,以为只要短暂与守卫交涉便可,没想到很长一段时间马车都没什么动静,外面还有人嚷嚷着说要检查货物的声音,三人意识到不对,匆匆忙忙单提了把陌刀边跳下了车。

车夫见到他们下来才勉强松了口气:“这几位说是官府里的大人,要来检查货物才肯通行。”

“怎么,现在天策府成什么样子了,要这种东西查货?”清脆的,是棠乾是声音。

来者共有五位,红色袍子,不算宽松,腰间都配剑,为首一位还配一只小香囊,不知身份,但估计不会有官府里的人到这里闹事查货,还不穿官服。三人一看就知道,这五位不是闲在家里没事干就是某个寨子里混得比较好的强盗,目的估计就在他们贴身藏着的请帖上了。

“我们官府行事查货,拒查就是你们的事了,打得过我再说!”为首的那位贼头蹙眉嚷嚷,早已抽出了佩剑准备上前。

薛冉眉头轻挑,恨不得对他做个鬼脸大声鄙夷。“嗤——要打打呀,谁怕谁!我一个就能打你们五个!”

还没等薛冉一激动冲上前去,燕晢鸣就反扣住了薛冉的手腕:“对方人多,不知深浅,小心行事。”

却自己冲上前去,提着陌刀就是一斩过去。对方反应并不慢,却也是仅仅躲过去而已,本想在燕晢鸣收招时抢下空隙反击,却不料在战场上争分夺秒多年的燕晢鸣绝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对方还未起身——甚至才刚刚躲过,燕晢鸣的第二刀已经送到,中间的衔接当然也有,技术高一点的人躲避时侧身一个翻滚,就可以躲过两刀的伤害。这是燕晢鸣故意留下的一点时间,如果他使出全力,只恐怕连翻滚的时间都没有。毕竟自己对于这五人完全不了解,试探是必须。

旁边四人见到自己老大遇害,自然想过去营救,而棠薛两位也不是只会看着燕晢鸣一挑五【虽然他们很想这么做】吃干饭的人,早已架着陌刀挡在了四个小贼跟前。毕竟是苍云选出来的能将,一人对付两个,显然绰绰有余。

燕晢鸣旁边的头儿打得十分被动,几乎是燕晢鸣来一招他躲一招,和燕晢鸣一直保持着很近的距离。陌刀很重,就算对于燕晢鸣来说拿着不算吃力,但速度上毕竟会有一定折扣。几次下来,对方也不见得躲远,几次从燕晢鸣身边擦过。

“咿呀——这是你的东西吗?看起来不错呀,给小爷我玩玩。”

对方贼头挥舞着一个单薄的纸片,上面赫然“请帖”两个大字,正是燕晢鸣之前贴身藏着的那件!他是怎么拿到的!莫非就是在逃避攻击的时候从燕晢鸣身上蹭的那几下,从燕晢鸣身上摸出来的!

该死,忘了这茬儿!

换做平时,燕晢鸣肯定直接一块盾飞过去击晕对方,可刚刚匆匆忙忙,仅仅带了一把陌刀,盾就放车上了。燕晢鸣不愿多想,请帖要紧!他缓慢停下了急促的脚步,运气凝神,陌刀提起至比肩高,转瞬瞄准投掷,于是刹那间,陌刀划破青空发出锐利响声,投掷前注入的内力使其以高速向贼头飞去。燕晢鸣随刀尾随,赶至时,陌刀已经将贼头牢牢钉在了地上。

燕晢鸣夺取他手上的请帖,感到有些不对,便仔细核查了贼头身上所有的物什。果然,手上的那张是赝品,真正的,还被她揣在怀里捂的挺暖和。

这边算是清理完了,回头望去,两人已解决完朝着这边看呢。这两人,除了在战场,反正是不会给自己帮忙的,燕晢鸣心想。

总算是继续上路了,他们也想着去酒馆休息片刻。

进城,先挑一个酒旗招展的地儿,进去筛个十海碗酒,切个两斤牛养肉,点几个下酒好菜放开肚子吃了,一路奔波,驾车不驾车的都会累。

酒正酣,门外已马蹄得得由远而近,未见其人,倒先听见一雄厚的声音唤些酒菜,掀开门帘,白铁铠甲,鲜红内袍,单提一杆长枪,倒是不怕被别人认出来。

“杨慎尤?杨兄!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杨慎尤,当初识得并引荐燕晢鸣的天策将士。

“晢鸣!许久不见!参加名剑大会是吗,我听说你现在很厉害呀。”

“杨兄过奖。”

短暂寒暄,杨慎尤与燕晢鸣三人拼了一桌,互相介绍了一下。天策府今年也是十张请帖,参战五人,观战五人。来了一个杨慎尤,其他的将士也慢慢向酒馆来了。吃惊的不仅仅是遇上故人杨慎尤,第八个进来的天策将士,是那个别了不久熟悉的面孔。

李拭寒!

姜姜有话说:有史以来第一次破3k,白夜字也快有w3了,这两天加紧时间更新,这周六军训,再更新就只能等寒假了。感谢 @木锦锦锦 一直鼓励和 @啡延默笙。 的帮助,以及不混lofter的三水的夺命连环催。

评论(2)

热度(7)